跨境电商的知识产权侵权风险及应对措施

跨境电商的知识产权侵权风险及应对措施

杭州互联网法院对漂洋过海来维权的“小猪佩奇”著作权侵权案件判决的法槌刚落下不久,国际知名动画影视作品Miraculous Ladybug(《瓢虫少女》)的品牌方ZAG AMERICA, LLC在2020年新年伊始,以侵害著作权与商标权为由,再次举起了跨境电商领域的维权旗帜(www.jhjq.com.cn)。与“小猪佩奇”维权做法一样,ZAG AMERICA, LLC聘请了专业律师,向伊利诺伊州地方法院申请临时禁令,冻结了中国多家企业的PayPal账户,致使许多企业在新冠疫情和账户冻结的双重打击下受到了致命的重创,经营活动难以为继。

相较于作品传统的存储及传播方式,当今社会大部分作品主要以电子化形式进行存储与传播,是故电子化后的作品更容易被复制与传播,大大降低了侵权人的侵权成本,实施侵权行为更为便利,也造成了在跨境电商活动中著作权侵权涉及的相关权利的主要集中在复制权、传播权与发行权等权利中的现象。从表现形式来看,普通跨境电商经营活动中的著作权侵权行为主要存在以下三种情况。是未经著作权人许可擅自使用权利人的图片、宣传语、音乐等进行宣传,较为典型的行为就是“盗图”。在“小猪佩奇”国内著作权纠纷首案中,侵权人聚凡公司非法使用著作权人的卡通形象,在淘宝网展示侵权商标,并销售印有“小猪佩奇”形象玩具,被杭州互联网法院认定为侵犯了作品的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与复制权,终判赔15万元;第二是未经权利人同意擅自出售、传播作品的行为。例如盗版书籍、盗版影片等,例如商家在未获得授权的情况下在亚马逊平台销售米老鼠毛绒玩具,就是属于该类型。该类侵权行为在跨境电商发展的早期阶段较为普遍,目前已经逐渐减少。第三类行为是未经权利人同意,擅自修改他人作品。此类行为往往与不正当竞争行为挂钩,一般表现为侵权人故意修改权利人享有著作权的美术作品、卡通形象等进行小幅度修改,形成与原作品有区别却神似的新“作品”,以期鱼目混珠、搭上原作品的“便车”来扩展销售市场。

2

PART

商标权侵权

商标侵权是跨境电商经营活动中知识产权侵权频发的“高风险区”。中国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显示,在跨境电子商务贸易中,侵犯商标权的产品已占据了所有侵权产品总量的98.48%,属于侵权“重灾区”。这是由于跨境电商交易活动是通过线上平台完成的,除了卖家在平台披露、介绍的信息外,境外买家在收到货物之前,均无法判断所购商品的真伪、质量优劣,而只能通过对品牌信任与依赖来实现对商品的判断所造成的。正因如此,不少跨境电商企业往往会利用他人知名商标或品牌已有的影响力,来混淆消费者的视听。实践中,企业侵害商标权行为多种多样,主要包括将店铺名称或网站域名注册成与商标权人的商标一致或近似、在产品介绍时使用与商标权人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售卖标有他人注册商标的产品、销售仿冒产品等等行为。

在商标侵权类案件中,为的是2016年美国婚纱业协会以销售假冒产品、侵犯知识产权为由在美国新泽西地区法院起诉了中国3000多家跨境电商独立站,控告中国企业假冒商标、商标侵权,不公平竞争和使用虚假原产地名称的行为。与此同时,近些年来,境外权利人维权的战场已慢慢燃烧至国内。2019年,德国汽车工业协会向北京海淀区法院提起诉讼,称其合法拥有的商标“ADBLUE”被中国公司侵犯了商标权,理由是中国公司在其阿里巴巴相关网站上使用了该标志。中国公司认为,“ADBLUE”在国内就是车用尿素的意思,是一种通用名称,不构成侵权。此外,中方主张自己并未将“ADBLUE”用于产品包装上,仅在阿里巴巴网站关键字中使用。经查“ADBLUE”是原告于1970年在德国注册的商标,后通过马德里注册申请国际商标,已获得中国商标权保护,且也在尿素所属类中注册了商标权。因此,中方侵权成立。

3

PART

专利权侵权

相较于著作权侵权与商标侵权,专利侵权在知识产权侵权案件中所占的比例并不大,这是由于专利侵权确认的复杂性与专业性所导致的。在跨境电商活动中,专利侵权行为主要表现为未经授权假冒、销售专利权人的产品;未经权利人许可,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制造他人享有专利权的产品;未经权利人许可,利用专利方案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专利产品等等。虽然专利侵权的占比不高,但一旦被认定为存在侵权行为,就会掀起不小的波澜。2015年轰动一时的“下架平衡车事件”以及美国婚纱业协会起诉事件,均是由于我国商家涉嫌销售侵害专利权产品所引起的,上述事件的相关权利人及平台均对我国超过上千家商家采取了平台产品全线下架、卖家PayPal账户资金冻结的措施,且相关商家均面临着高额的专利侵权赔偿的索赔。

以“下架平衡车事件”中中美双方权利人正面交锋的案件为例。溯源,打响两个企业间专利纠纷战役的枪发生在我国境内。2009年前后,美籍华裔Shane Chen与杭州骑客均在美国和中国申请了平衡车专利,给后续专利争议埋下隐患。2013年前后,Shane Chen在中国起诉过几家平衡车公司专利侵权,但均以失败告终;2015年11月中旬,势单力薄的Shane Chen将平衡车专利卖给了美国公司Razor USA。鉴于在中国战场维权失败的经历,Razor USA汲取教训,卷土重来,将维权战场转向了美国市场,在加州中区联邦地区法院提交诉状指控美国Swagway公司侵犯其专利,并申请了临时禁令,请求停止电动平衡车的销售。在沃尔玛实体店据此停止了电动平衡车的线下销售后,2015年12月11日,某平台美国站单方面删除了所有平衡车产品链接删除,并对销售平衡车的卖家账户执行了限制措施,并通知买家可以退货,致使我国卖家遭受的经济损失高达10亿元。而在我国卖家的电动平衡车下架后,Razor USA的平衡车产品在该平台美国站火速上架并火热销售。2016年5月,骑客公司针对Razor公司提起诉讼,认为Razor公司未经其允许,擅自制造、销售了侵害其知识产权的悬浮电动平衡车。截止目前,中美双方企业就平衡车专利纠纷案件仍尚未有定论,但美国企业却在本次事件中抢占了原本属于中国卖家的市场,而中国卖家不仅丢失了大量的交易机会与市场份额,还深陷在专利诉讼的泥潭中苦苦挣扎。

普通跨境电商知识产权侵权的应对

提高跨境电商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提升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完善企业知识产权制度建设是应对普通跨境电商知识产权侵权风险的根本性措施。在我国跨境电商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企业应当充分注重知识产权的保护,在拓展海外市场前,充分了解进口国相关知识产权法律规定;提前做好知识产权布局,视产品的市场需求及企业资金状况,在全球主要市场提前注册、申请相关知识产权;做好知识产权风险排查与预警工作,在产品生产、采购、营销环节中尽可能避免知识产权侵权行为的发生。例如:欧洲轻奢珠宝品牌TI SENTO在今年入驻天猫国际之前,委托笔者团队为其进行前期的知识产权清查工作。在风险排查过程中,我们发现“TISENTO”商标早在2008年已经被国内第三方在珠宝类别上申请注册。前期TI SENTO为开拓中国市场,已经多次提出了商标撤销申请,均被驳回。我们接受委托后,通过查询商标情况、分析抢注者注册动机、争议商标的处理意向,通过诉讼与非诉讼结合的方式终协助TI SENTO将争议商标权利拿回来,为TI SENTO顺利入驻天猫国际平台扫清了知识产权“路障”。

此外,在遭遇到被控侵犯知识产权的纠纷时,我们建议企业应冷静分析案件情况,针对个案采取不同措施。如确属侵权的,企业则应主 动删除、下架被控侵权产品链接,及时将PayPal账号,减少财产损失。与此同时,企业可以利用平台、通过Google找到权利人网站、查找权利人Facebook的公司页面等,获取权利人的联系方式,主动沟通协商和解事宜,争取尽快达成和解方案,以早日解封账户、顺利开展后期的企业经营活动。当无法联系到权利人或无法得到权利人回应的,跨境电商企业可以考虑委托境外当地律师协助处理、应对纠纷。当和解金额过高、条件过于苛刻时,跨境企业可以考虑在律师的帮助下积极应诉,以便在诉讼中争取将赔偿金降低至合理金额。需要提醒广大跨境电商企业的是,如果企业认为被法院冻结的资金不多,不和解也不应诉,甚至放弃店铺打算的,那么在法院下达缺席判决后,企业PayPal账户的钱还是会被划走,店铺也就无法运营了。新店铺的注册及账户的开立一定要注意使用全新的资料,只要是和之前店铺存在关联的信息,都可能会面临再次被追诉的风险。如果属于恶意投诉的,跨境电商企业可以在查清楚对方的知识产权权利状况后,向平台提供资料证明所售产品不构成侵权并与平台进行交涉,要求平台恢复产品链接。如平台不同意重新上架产品的,企业可以考虑对竞争对手的知识产权提出无效申请,通过诉讼手段以迫使其自动撤诉,必要时企业还可以聘请律师与竞争对手进行沟通协商,以促进产品早日上架。

主营产品:BXC,BDGS,BDGZ,BWP,BJT,AGV,BZP,RGV智能轨道车